当前位置:永利官网 > 网站概况 > 戴康帆在担任番禺区地税局大岗税务分局、石楼税务分局局长期间,何锦全贿送约500万元人民币给陈炳根

戴康帆在担任番禺区地税局大岗税务分局、石楼税务分局局长期间,何锦全贿送约500万元人民币给陈炳根

文章作者:网站概况 上传时间:2019-11-01

昨日,广州市番禺区地方税务局钟村税务分局原局长戴康帆受贿案在广州中院开庭。检方指控戴康帆在大岗税务分局和石楼税务分局局长任上受贿353万元。令人惊奇的是,戴康帆和下属副局长一同收受一名行贿人贿赂,几年后该人要求退款,否则将到纪委举报,戴康帆于是通过中间人退了65万元。

4日,广州市南沙区东涌镇原党委书记陈炳根涉嫌受贿、滥用职权一案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据指控,陈炳根受贿金额500余万,并滥用职权造成价值9000万元以上的公共财产损失。

戴康帆今年46岁,广东龙门人。2007年底,戴康帆担任番禺区地税局大岗税务分局局长,2011年7月他又调任番禺地税局石楼税务分局局长。去年7月,他调到钟村税务分局任局长。今年1月9日,戴康帆因涉嫌受贿被刑事拘留。

以工程一半利润作钱权交易

检方指控,2008年至2013年,戴康帆在担任番禺区地税局大岗税务分局、石楼税务分局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353万元,为他人减免各种税费。

被告人陈炳根,1961年出生,大专文化,2003年至2012年间历任广州番禺区榄核镇党委副书记、镇长,东涌镇党委书记。2012年,原属番禺区的东涌、榄核、大岗三镇顺应经济发展需要被划归到南沙区辖下。2013年9月,陈炳根被逮捕。

戴康帆被控的受贿罪一共有8宗,其中有3宗的受贿地点竟然就在他的单位。2008年,戴康帆在担任大岗税务分局局长期间,在其办公室内,收受了广州市南沙区榄核辉某疏浚设备制造厂总经理陈某胜贿送的5万元;2012年4月,戴康帆在担任石楼税务分局局长期间,在其单位的车库和门口,先后两次收受广州市国某贸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陈某基贿送的58万元。

检察机关指控,2008年9月,陈炳根利用其担任东涌镇党委书记的职务便利,为广州市全信贸易有限公司董事长何锦全承揽广深港客运专线公堡涌河道改移工程提供帮助,何锦全承诺将工程利润的一半贿送给陈炳根。工程完工后,何锦全实际获利达到1100万元人民币。按照约定,何锦全贿送约500万元人民币给陈炳根。2011年6月至2013年3月,陈炳根分7次以利息和商铺租金形式收受了何锦全贿送的176万元人民币。

打借条收受140万元

2006年至2011年间,陈炳根还为何锦全的全信贸易有限公司获得美顺假日广场土地使用权、广深港高铁征地拆迁工程的沙石材料供应业务以及承揽东涌镇名镇建设项目中的三线下地管沟工程和污水管网工程提供帮助。在此期间,陈炳根帮助将美顺假日广场和东涌商贸城等违章建筑合法化,利用将上述违建纳入名镇建设项目库的方法,脱逃查处。期间,陈炳根收受何锦全贿送的7.5万元人民币。

2009年10月至2010年5月,戴康帆在担任大岗税务分局局长期间,在广州市番禺长某房产物业发展有限公司,先后四次收受该公司总经理李某良贿送的140万元。作为回报,戴康帆帮李某良的公司减免了税务费用。这也是戴康帆被控受贿金额最高的一宗犯罪。

陈炳根不承认受贿金额

辩护律师则称,这140万元是戴康帆向李某良的家属借的钱,每一笔借款都有借据,至今李家人还在追索这4笔借款。律师认为,这应该属于借款,而不是贿款。

2003年至2012年6月,陈炳根利用职务便利,为其妹夫吴锦添占有股份的公司谋取利益。

不过,公诉人出示的戴康帆的证言却显示,戴康帆曾交代,之所以会签订借据,是为了避免“麻烦”。

陈炳根在东涌镇所属集体及国有土地转让、出让过程中,滥用职权,违反集体及国有土地招拍挂出让程序,将东涌镇所属旧幼儿园土地使用权低价转让给广州嘉晋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将景丰鞋厂厂房低价出让给嘉实公司股东个人,致使公共财产遭受重大损失共计9036万余元人民币。

检方还指控,2009年3月,戴康帆收受了广州市汇某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郑某波贿送的20万元;2010年底,戴康帆在广州市番禺创某鞋业有限公司,收受该公司董事长吴某昌贿送的25万元;2013年9月,戴康帆在担任石楼税务分局局长期间,收受了广州市德某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李某兴贿送的40万元。

2007年8月14日至2012年7月17日,陈炳根以购房借款为名收受吴锦添贿送的319万余元人民币。

有自首退赃情节求轻判

检方认为,陈炳根利用职务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滥用职权造成公共财产巨大损失,应当以受贿罪和滥用职权罪追究刑事责任。

庭审中,戴康帆对指控均无异议,也没有怎么为自己进行辩护。不过,法官注意到,在部分证人证言中,戴康帆有索贿的迹象。公诉人认为,戴康帆确实存在索贿的情节。对此律师不予认同。

在4日的法庭上,陈炳根承认犯受贿罪,但不承认上述受贿金额。经庭审,法庭将择日宣判此案。(记者/刘冠南 实习生/黄涵杰)

辩护律师还提出,戴康帆在纪委阶段就将两张银行卡的密码告诉了办案人员,退了106万元。此外,又退给曾某强65万元。开庭前不久,戴康帆的家人又四处筹借,退了30万元赃款。因此,律师认为,应该对戴康帆进行从轻判罚。

律师还认为,当初纪委找戴康帆问话时,仅掌握其收受陈某基贿款事实,其余都是戴主动交代的,因此戴康帆还构成自首。

目前,该案尚在进一步审理中。

被行贿人以举报要挟索返款

令人惊奇的是,戴康帆受贿后竟然还分钱给下属。指控称,2010年7月,戴康帆在广州市番禺区某别墅门口,收受番禺粤某造船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兼董事长谭某波贿送的50万元。事后,戴康帆分给时任大岗税务分局副局长的黄某豪8万元。

此外,2010年底,戴康帆在他的办公室收受了广州市强某五金塑料有限公司总经理曾某强等贿送的共计15万元。这笔贿款还曾给戴康帆和黄某豪带来过麻烦。

黄某豪称,曾某强先后几次送过40万元给他,后来,他将钱送到戴康帆的办公室,他则分到17万元。2014年10月左右,曾某强发短信给黄某豪,让他们把钱退给曾某强,否则就到纪委举报。

“我当时吓了一跳,把曾某强的短信截屏后发给戴康帆,让他找曾某强协调解决。”黄某豪说,后来,他又约戴康帆见面,并告诉戴康帆,他已见过曾某强,曾某强很生气,提出要50万元,并给出一个时间让他们去处理。会面时,黄某豪还提出,是否需要找人去“压一压”曾某强。戴康帆否决了黄的提议,并叮嘱他不要冲动,“看看情况再说”。

过了一两天,黄某豪又与戴康帆见面,说曾某强又提高了价码,要70万元。黄某豪表示,后来他也不清楚戴康帆是退钱了,还是找人把曾某强镇住了,但他拿的那17万元并没有退。

据庭审透露,戴康帆自己通过中间人给曾某强退了65万元。案发后,曾某强将这笔钱退给了办案机关。这笔钱,也被算作戴康帆退赃的数额。

本文由永利官网发布于网站概况,转载请注明出处:戴康帆在担任番禺区地税局大岗税务分局、石楼税务分局局长期间,何锦全贿送约500万元人民币给陈炳根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