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永利官网 > 新闻中心 > 该中心配备的三个牧场中最大型牧场可容纳多达8000头奶牛,中国奶业乳企玩奶农何时是个头

该中心配备的三个牧场中最大型牧场可容纳多达8000头奶牛,中国奶业乳企玩奶农何时是个头

文章作者:新闻中心 上传时间:2019-10-24

前段时间,一个在河北廊坊、献县养奶牛的朋友急赤白脸地打电话求助牧人君,让找国内几大所谓的知名乳企把奶收了,不然他将血本无归不说,还将因债务... 图片 1 前段时间,一个在河北廊坊、献县养奶牛的朋友急赤白脸地打电话求助牧人君,让找国内几大所谓的知名乳企把奶收了,不然他将血本无归不说,还将因债务而走向逃亡之路。无独有偶远在甘肃的一个奶牛养殖园区所在地的镇长也着急打电话给牧人君,原先的收奶企业找个理由突然就不收奶了,让牧人君找几家国内知名的乳企收一下他们的奶,当地几十户贫困户全靠这些奶牛脱贫呢。没想到短短半个月,河北奶农倒奶的新闻铺天盖地而来,看完新闻全是在为乳企找借口,没有一个部门、一个专家替奶农说话的,也没有一个掌握话语权的媒体替奶农说话。牧人君查了一下,从去年8、9月开始,山东青岛、烟台、威海等奶牛合作社就开始倒奶了,12月开始河北一些地方也开始倒奶了,2015年第一次奶业大事件行唐倒奶事件被广泛传播,才引起社会的关注。

国内乳企争夺奶源基地的圈地竞拼赛正在全线加速。

以牧人君多年在行业的关系,找到国内几大所谓的知名乳企的高层沟通,结果回答说都在产业调整,等看看再说。没有了往日为找奶源的乞求相,完全一幅流氓相,再也不是疯狂找奶源时的嘴脸。按某业内人士的话就是,乳企无耻,奶农遭殃。

6月6日,全球最大食品巨头雀巢在黑龙江双城为其全资控股投资1.8亿元的奶牛饲养管理培训中心奠基,该中心配备的三个牧场中最大型牧场可容纳多达8000头奶牛。而上个月,雀巢刚在内蒙古签订了建立拥有2000头奶牛规模的奶源基地的新协议。

在这里我们不讨论倒奶本身,我们讨论一下,为何市场变化倒霉的永远是被各级政府和乳企拿来说成绩和骄傲的奶农,那些所谓的知名乳企日常挂在嘴边的是我有多少奶牛,政府报告上是建立了多少奶牛养殖小区,奶农永远出现在融资的ppt上,作为屡试不爽的欺骗股民和投资者的砝码,宁可花亿元打广告也不拿出一点来收奶。最可笑的是在中国奶业发展史上,不知为何倒霉的全是河北奶农!河北奶农怎么老给中国乳业添乱啊,奶业市场无论怎么变化,乳企为何永远不倒?中国奶业乳企玩奶农何时是个头?

早前,新西兰的恒天然集团也在河北正式启用在华的第二座牧场和第三个牧场的建设,并表示在河北省将投资建立含5个牧场的牧场群,总计约有奶牛15000头,年产奶量1.5亿升。

业内人士都知道,中国奶业是怎么被搞乱的?牧人君慢慢给你说,农民养奶牛根本舍不得自己喝奶,是为了孩子上学、为了盖房子、为了娶媳妇,为了抓药看病,为了活着有尊严,可是,我们目前所谓的知名乳企起家的时候,没有一个去建立自己的奶牛养殖基地。大家很奇怪,原来每天喝的有品牌的奶,基本都没自己的奶源基地啊,广告上话全是忽悠人的画面,都是乳企老总们在高档写字楼里抽着雪茄、喝着红酒,几个人策划一个牌子,设计几个产品,打出几个概念,占领几家传播平台,就横空出师,一边是通过各种传播平台疯狂打广告,给消费者洗脑,一边打着帮奶农卖奶的旗号,在奶牛集中区抢奶,给奶牛养殖户造成鲜奶很好卖,等奶农买来奶牛开始好好干一场时,突然发现人家每个品牌乳企是有标准的,有要求的,不管你怎么管理提升,永远也达不到乳企的最高标准形成的最高价格,压级压价永远是奶农吃亏,因为奶农和乳企没有根本的利益关系,说白了就是乳企永远不会投资奶业产业链成本最高的资产部分,奶农买来高价奶牛,生产奶的直接成本奶牛和饲养由奶农投资了,他们免费摸了奶牛的奶,摸完了还提出奶农的奶子不合标准,乳企压榨奶农达到无耻的地步!从奶农手里低价收购的鲜奶,在铺天盖地广告的护送下,摇身一变高价给了消费者,而且频出质量安全问题,但每次都要么死活赖给奶农,要么重金公关了事,也是咱消费者忘性大,很快就又喝上了。

此前,受三聚氰胺事件影响形成的奶源基地军备赛由蒙牛、伊利、光明等国内乳企主导,而目前在中国政府大力倡导规模化养殖转型的“十二五”规划下,外资也以高姿态入局,使得奶源的竞争趋于白热化。

乳企压级压价的做法直接逼着奶农造假,导致了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的暴发,品牌价值750亿的三鹿乳业成为中国乳业人的刀下鬼。而那些没有基地,疯狂砸广告的几大知名企业公共关系做的好而幸免于难。最最可气的是,几大知名乳企利用掌握的话语权,在媒体的鼓噪下,整个社会舆论把脏水全泼在奶农身上,好像全是无良奶农故意添加三聚氰胺害人似的,大家过脑子想想,那个奶农没事往奶牛身上刚挤下的鲜奶里加那个东东啊,全是乳企自己的建立的奶站为了自己的利益乱添加。没有因那来的果,乳企无耻,奶农无言!

“三聚氰胺事件”将散户收购的质量安全隐患暴露后,“奶源好奶才能好”成为乳制品行业的消费共识,国内各大乳企于是都开始自称“不收散奶”,以此标榜自身奶源的安全性。

牧人君接着说,2008年之后,为了避免三聚氰胺事件的再次发生,乳企以奶农无良为借口,绑架政府极力鼓吹建设奶源基地,让政府新建奶牛养殖小区,当各地政府以吸取三聚氰胺事件教训为幌子建设奶牛养殖小区时,这可乐坏了乳企,苦了奶农。本来奶农在家养时,奶价高时多喂精料多产奶,奶价低时少喂精料少产奶,成本基本自己能控制,进了养殖小区搞出一个几统一,最要命的统一喂料,不管奶价高低要统一喂料,料钱奶农出,还要每头牛交在养殖小区的托管费,成本无限上升且全在奶农身上。乳企以投资地方的名义在养殖小区附近建设一个收奶站,每天按自己制定的市场价在收购质量上乘的鲜牛奶,除直接盘剥奶农的血汗钱外,最无耻的是就是在各种论坛,各种媒体上号称有多少奶牛是他家的了,牧人君替大家问问,那个奶牛他能牵回家,那个乳企敢牵牛肯定有主跟他急。

以伊利为例,其曾高调宣布,仅2011年在奶源建设方面投资即达14亿元,计划建20个“奶联社”模式下的牧场,其中在呼和浩特有1.5万头的牧场;而蒙牛乳业已在奶源建设方面累计投入超过40亿元,参股、合建了14座万头以上超大型现代牧场,其未来还将继续参与建设20至30座超大型牧场;今年年底之前,上海的光明乳业在武汉投资1.3亿元建设的“生态示范牧场”将竣工投产,可饲养奶牛3000头;河北三元宣称要建设2万头奶牛的牧场和20个畜牧场型奶牛基地;完达山与河北贝兰德合作成立的新公司计划再建4个“万头牧场”。

在政府的号召下,乳企为了糊弄消费者,他们象征性的在大草原、在黄河滩、在大东北,甚至在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只要在消费脑海中生态环境好的地方,号称都建立了自己的奶源基地,天天在主流平台打出优美画面的广告,让消费者在喝奶的时候脑海中浮现的是美丽的大草原,牧人君问问大家,那一个消费者去看了奶源基地,去查了奶源基地到底归属谁?去看了那些奶牛是属于乳企的,奶农每天看到这些知名乳企在媒体上侃侃而谈战略,糊弄投资商;侃侃而谈带领多少奶农致富,糊弄政府;侃侃而谈建了多少奶源基地,糊弄消费者,牧人君知道他们嘴上是笑的,心里是哭的,没有站出来骂娘是因为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还指望乳企来买奶,实在逼急了只能喂猪,太多了猪吃不了,只能倒掉来抗争,奶农不知道专家说的市场规律愿赌服输,掌握话语权的专家和媒体忘了,在奶业产业链上奶农和乳企平等对赌吗?让乳企真正拿出钱来投资买牛养牛试试,不要把重资产的事让奶农干,自己干着轻资产的事,喝着红酒举个名媛的牌子就能怎么着,搅乱中国乳业的永远是乳企自己,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为了保证我们喝上一杯奶强壮中国人,我们的奶农是蛮拼的,我们应该给奶农点个赞,虽然他们现在面临生不如死的尴尬境地!好在在保障奶农利益层面,相关部门已经开始约谈几大知名乳企,希望把约谈变成一种制度,别在让乳企肆无忌惮地玩弄奶农,玩弄奶牛!

资深奶业专家王丁棉表示,散户在奶牛的选种、科学喂养、饲料合理搭配等方面都缺乏指导,容易造成奶牛低产奶源低质。此外,由于散户多采用人工挤奶方式,容易造成原奶微生物超标等质量安全问题。散户奶源逐渐被淘汰,将是行业趋势。

但现在让人担忧的问题是,国内乳企似乎从一个极端奔向了另一个极端,在奶源的争夺上陷入一味盲目拼规模的求大境地,从家家上马万头规模的自建牧场投入来看,土地、资金、技术、管理、人才的问题都会产生,俨然重演市场圈地营销的方式。

奶业养殖模式转型被逼上路

显然,虽然从安全性的角度看,奶源规模化已是行业的必然趋势。但究竟如何才能做到规模化,国内奶业行业在还没有找到明确的方向前已被逼匆忙上路。

中国奶业协会专家告诉中国商报记者,整个乳业纵向产业链中,上游的奶源建设、养殖环节投入最多,获利却最少。奶牛养殖生产、乳品加工、乳品销售流通三环节的投入比通常为75:15:10,而利润比则为10:35:55。正是上游养殖环节的高投入、高风险、低回报属性,各环节利益分布不均成为产业链最大顽疾,进而导致行业恶性循环。

但乳企担着投资巨大、影响企业扩张速度的风险加速展开奶源基地的自建却也是无奈,一方面来源于市场“奶源好奶才能好”的消费共识,一方面就是政府对规模化养殖的推波助澜。

三聚氰胺事件爆发后,建设大规模牧场就成为中央和地方政府引导中国乳业发展的主流方式。国家的畜牧业“十二五”规划提出奶业需要从散户经营的牧场逐渐向规模化、现代化、标准化的运营模式发展。

有着“乳业之都”的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就声称将在今年新建11个千头以上的奶牛牧场,其中,万头牧场6个,到“十二五”末期,全部实现奶牛规模化养殖。在雀巢奶牛饲养管理培训中心奠基仪式上,哈尔滨市畜牧兽医局局长秦德亮就表示,政府将出台一系列优惠政策,大力推动小奶农向奶农小区或规模化牧场的过渡,实现规模化养殖。

雀巢大中华区食品及饮料部总裁苏博表示,国外奶业主要是以散农收购为主,雀巢在双城斥巨资建设培训中心是配合中国政府“十二五”规划养殖业由个体奶农或小型牧场向规模化、专业化牧场过渡的重要进程。

秦德亮也指出,国内奶牛养殖在管理上还停留在30年前传统的养殖水平,平均出产率还徘徊在4吨左右,养殖成本过高——一头奶牛年饲养成本大约在1万元左右;养殖利润下降——吨奶利润在3000元至4000元左右,养殖户积极性严重受挫,急需规模化养殖模式来提升。

值得一提的是,深陷食品安全事故中的中国乳业此前被诟病的多的是生产及流通环节的纰漏,而忽略了包括从源头育种、饲草喂养开始的产业链的追本溯源。

本文由永利官网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该中心配备的三个牧场中最大型牧场可容纳多达8000头奶牛,中国奶业乳企玩奶农何时是个头

关键词: